本站唯一网址:Www.AdminBuy.Cn 加入VIP即可下载全部模版,联系QQ:9490489

“云”这盘生意:破解细分领域的痛点难题才有价值_云资讯_中国IDC圈

由清科集团、投资界、新芽主办的2018中国创业武林大会于2018年9月18-20日在北京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本届大会设立包括人工智能、企业服务、高端制造、新零售、泛娱乐、金融科技、医疗科技与器械等在内的16场行业视听风暴,横跨3大热门领域、万家精品项目以及百余家参评机构与行业媒体的强力支持下,汇集各领域领先的知名投资人和创业者进行一年一度行业的灵思碰撞。

该榜单已陪伴创业者十三年,被誉为“行业投资风向标”。

      在圆桌论坛上,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 陈昱 、泰迪熊移动创始人兼CEO姜燕北、天云大数据创始人兼CEO 雷涛 ;青云QingCloud合作伙伴与生态系统部总经理梁 刘红 、集奥聚合副总裁 赵星星共同探讨了“数业合璧,云端生态”,宽带资本董事 练叔凡 作为本场主席。

练叔凡:先简单做一下自我介绍,宽带资本比较专注于投企业服务,包括计算类、云计算的项目。下面请各位简单自我介绍一下。

陈昱:云启资本成立于2014年下半年,是一家专注于科技中早期投资的VC,目前管理的两期美元基金,规模大概是四十亿元,涵盖大数据、云计算等基础设施领域。为什么我们投这些比较基础的东西?因为随着现在大数据数据量越来越大,你要处理这么多的数据还要保证性能就必须要用到新的技术,只有新的技术才可以再去支撑上场的业务。

姜燕北:泰迪熊移动是一个大数据公司,主要服务手机厂商,给手机厂商系统提供一个2C的服务。目前大概总共合作6亿部手机,现在每天3亿部手机都在使用我们的服务,我们提供的服务有陌生电话的识别服务,有短信智能解析服务,有Wifi连接服务等等,大家可以看到这都是一个系统用户天天会用到的这些服务。

雷涛:我是在2011年跟田总做了云基地大数据产业链,先后带了三家公司,2015年我把其中一个研发部门,大数据部门独立出来主要做金融,做金融的方向也是分布式AI,把以前沉淀的技术资产产品化出来服务于金融行业。

梁刘红:青云QingCloud的定位其实是企业级全站云的IT级服务厂商,青云的业务涵盖了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托管云等一系列的云,所以定位是全站云。五年多走过来,我们在公有云行业的注册用户量已经达到了八万+,在私有云也开拓了很多的高质量行业客户,包括了金融、保险、证券以及大交通、教育医疗等行业。

赵星星:集奥聚合成立于2012年,公司致力于把数据用在特定的业务场景当中,就是普惠金融业务,现在银行的传统业务会依赖于很多征信信息,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整个金融业务有一个下沉的倾向,遇到了一个问题,对于绝大多数中小银行或者是持牌的金融机构哪里找到有借款意愿客户,找到借款意愿客户又怎么评判这部分客户的风险,我们将多元数据,像集奥向运营商深耕了两年运营商的大数据识别欺诈的风险,再结合指纹技术层面的东西进一步识别设备层面的风险,从信贷最初的欺诈、获客开始,在逐步延伸到整个信贷的全流程,目前为止是给像国内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还有各类银行提供一整套的金融解决方案。

练叔凡:作为这个领域的一线投资者、创作者,你们觉得中国的云计算、大数据现在产业发展到什么样的阶段?

陈昱:我的感觉是现在有点技术平台期了,不像之前从2012年到2015年,那时候看云计算版图每一块都有很多的投资机会,当时处在云计算技术快速发展,经过五六年的发展,你会发现大家的技术创新是在慢慢地降低,好处产品成熟了,技术成熟了,市场就会更容易接受,所以你就看出里面每一个细分领域里面生存下来的头部企业,这两三年商业化进展就会快很多,这也是符合客观的规律。

姜燕北:我非常同意陈总讲的东西,现在整个大数据云计算领域进入一个平台期,重要的事情应用在商业化这个点,我们差不多是应用者和商业化数据最早的产生者,原来最早是做工具类服务,给用户做工具类服务,在工具类服务需要提供一个数据产品来提高对用户的吸引力,逐渐发生数据产品变成用户最需要。对我们来讲,最重要的是一直在寻找大数据对用户最有价值的点。

雷涛:拿我们来说,我们客户数量并不多,主要集中在大企业。银行是我们的第一桶金,我们现在也看到第二个趋势的出现就是大规模物联网的数据,BI已经没有效果了,不可能用规则、流程、经验来抽象物联网,用AI的方式来替代BI,在机器产生的数据资源之下会呈现一个新的大趋势。

梁刘红:我们发现,在近些年来云计算在全球IT支出中的比例一直是在稳步的增长,据统计从2013年至2017年之间云计算支出黏附增长率是23%左右,远远超过全球整个IT黏附增长率,预估一直到2020年它还会保持增长以15%的黏附增长率,保持着这个增长。

其实这些数据是冷冰冰的,在这些数据背后我们是可以看到一些推动力,从青云的角度有几点,第一个是云计算已经开始从新兴行业往下下沉了,最初看到的是互联网的客户,近两三年来,我们开始看到很多传统客户。第二个推动力其实是行业云,这个跟传统客户创新业务有关,我们平常能够看到的AWS、阿里云、青云,我是把这个定义为通用型云计算厂商。第三个就是混合云,混合云一定是传统客户去拥抱云,目前来看是最优的云方案,我们看到90%是有机构去调研全球前五百家的CTO,50%的CTO他们都认为混合云是他们最优云选择。

最后一个,我们都是有一些共同的有一些新的技术浪潮出现,无论是AI,无论是边缘计算,还是大数据,这些新浪潮都一定大量的计算资源,大量的存储资源和大量的网络资源,云计算恰恰能够灵活弹性提供这些资源的底层平台,这是相辅相成的。

1

练叔凡:下一个话题关于各位的商业模式,创业这么多年,我们怎么考虑为自己选择一个比较好的商业模式?这么几年的发展有没有踩过坑?

赵星星:这个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集奥聚合走过的路。最初的时候我们在做数据应用,当时没有考虑商业模式,先考虑怎么把数据给它搞清楚,每一个数据里面都是一个链接,每天点开APP上什么网,我们先把这个事搞清楚。当时我们投入的研发团队就有两百多人,对于这部分的底层数据做了清洗,清洗完以后该怎么办?当时的广告比较火热,像你上PC机做一个搜索,一会儿就给你弹出来一个广告,叫做即搜即投,那个行业会发现一个问题虚假投放特别多,清洗的大量数据最后的有用性并不大。从2014年我们觉得金融这个行业是对于数据的需求是旺盛的,一方面就是数据,一方面是技术,一方面场景,把三方面做了一个结合,只有在特定的场景之下积累到对场景的经验知识,这个是最宝贵的东西。我们所做的就是把场景、技术、数据结合在一起,经验积累,再服务给客户。

梁刘红:我分享一下青云的历程。青云是2012年成立,2013年推出公有云。青云其实是一家技术基因非常强的公司,2013年为什么要推出公有云?当时大家都不知道自己的客户在哪里,那个年代正好是云计算概念落地在国内的时间点,青云开始做了公有云,把公有云作为吸引私有云客户的手段,去吸引一些种子客户。2014年年底,我们开始把公有云这一套架构浓缩成私有云的架构,去耕耘私有云的领域,进入传统行业,最终在金融行业站稳了脚步,之后就开始顺理成章地往各个行业去突破。

雷涛:天云成长的第一个阶段是技术成长,还是在云基地,那个时候还不是实体。第二个阶段我们还在售卖代码,无论它是什么形态,只不过是效率高与低的问题。第三个阶段,我们开始思考如何用AI来解决数据价值化的问题。

姜燕北:泰迪熊移动在探索商业模式的时候也是经历了很多的阶段。我们要做的是给手机厂商提供一个用户需要的数据服务,让原来手机厂商并不能获取的数据能够被我们采集,通过这个数据做出一个让厂商、用户 满意 的商业化产品部署到它的整个系统当中去,做数据的商业化变现,挣到的钱还跟手机厂商分成,这样看是是非常划算的一笔生意。首先由我免费提供服务,进而我自己拿服务数据在它的系统里面做商业化的产品,做完收入之后还给厂商分成,这个模式跟手机厂商是达到了双赢。

练叔凡:各位觉得哪个领域是咱们未来创业或者是投资比较感兴趣的点?

陈昱:我们是从供给端和需求端去看这个问题的,从需求端来说,像物联网也好,它的兴起会带来很多对大数据、云计算的需求,从而倒逼整个行业的发展;从供给端来看,这几年都是从硬件层面上面去推动创业,大数据、云计算很多还是软件技术都脱离不了硬件的发展,就好像我们经常说的AI芯片也好,GPU加速也好,这些都是一些新的硬件技术来推动了整个行业的发展,后面我们要去看整个行业的发展。

姜燕北:其实大数据行业,用户对它的关注度不多,很多时候的数据资产是非常低廉的价格,大数据发展到最后,应该会回归用户为核心本质需求。

雷涛:机器生产的数据,这是一个大方向,在应用生产的数据已经诞生了一家六千亿美金市值的企业,下一个独角兽在哪里?天云致力于做的获取机器学习,像读书一样简单,帮助任 何一 个应用,帮助任何一个设备智能化。

梁刘红:我比较看好两个领域,一个领域是跟边缘计算相关的,无论是从软件还是硬件,只要是跟边缘计算相关的,以及把边缘计算应用到场景中的,都值得关注。第二个跟数据相关,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被数据包围的世界里,无论干什么事情都能产生数据,怎么在数据当中体现价值,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产业。

赵星星:任何一个行业在做基础技术研究时是需要有大量的研发投入,能够去做基础技术这一部分的企业一定不会很多,对于绝大多数企业更多的是偏应用层,无论是数据上来讲还是云计算技术来讲,应用层需要解决的就是特定行业下的特定问题。对于任何应用方,一定是解决特定行业特定场景下的特定问题,这个才会有价值。

相关阅读:

阿里云VMware战略合作:混合云市场迎来最强玩家

电商“上云”,加速企业创新升级

腾讯云独立门户?或将成立To B事业群